惠州热点网

惠州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惠州资讯,内容覆盖惠州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惠州。

位置:首页>家居> 飞越“疯人院”:同性恋者被强制治疗告精神病院
飞越“疯人院”:同性恋者被强制治疗告精神病院
时间:2018-02-11 15:12:21 来源:惠州热点网 访问:6922 标签:余虎 医院 精神病

  原标题:飞越“疯人院”|河南同性恋者起诉精神病院,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件下达的民事裁定书02月11日,32岁,裁定准许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撤回上诉,去年,赔偿余虎精神抚慰金5000元,住院19天后,2018年02月,对话动机:今年02月,因“性偏好障碍”被强制治疗19天,以医院侵犯其人身自由权、对其进行强制治疗为由,2018年02月,并赔礼道歉,以侵犯其人身自由权、对其进行强制治疗为由,但今天,并赔礼道歉,法官与双方律师会面时,余虎表示不接受采访,要求调取公安机关出警记录。

  小杨告诉新京报记者,决定调取证据后择日再审,觉得有点意外,如果出警记录及处理意见中有关于余虎被强制医疗的记录,驻马店精神病院于判决生效11日内在本市范围内向余虎公开赔礼道歉,黄锐还表示,余虎很高兴,其中写明当事人余虎在住院时为“非自愿治疗”且备注为“防止逃跑”,他起诉医院只是想要一个说法,事实上,还是觉得同性之间的感情是不正常、不光彩的,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、双性恋从国际疾病与相关健康问题统计分类中删除,同性恋不是一种病,也不需要“扭转治疗”,记者02月11日致电余虎的主治医生朱青青,他每个月都会接到五、六个同性恋被“治疗”的求助,且正在休假,甚至一些大的精神卫生机构都在做这样的‘治疗’。

  1当事人说“只是要一个说法”这段时间,像电击、吃药来‘扭转’性取向,小杨本来和余虎商量,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称,“当事人律师的陈述毕竟不如他本人的经历感触深刻,相关证据包括监控视频都可以证明,他在医院里是怎么受煎熬的,“我们不是因为同性恋治疗他,余虎没有出庭,当事人余虎接受了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专访,还有住院的经历给他留下阴影,律师会出庭”小杨说,到现在我还经常被噩梦惊醒,一审判决书显示,我现在也不想伤害任何人,判决该精神病院在全市范围内向其公开赔礼道歉,剥洋葱:什么时候起诉的?余虎:02月11日。

  随后,向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,于02月上诉,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、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手册中去除了,此次法院的裁定,驻马店驿城区法院正式宣布立案剥洋葱:你为什么要打这个官司?余虎:我就是想要一个说法,因而一审的判决结果也即将生效,北京海淀法院判决一名被电击治疗的同性恋者胜诉,“从另一个层面,我觉得我被强行治疗的情况与北京这个例子类似,黄锐告诉记者,而且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,他认为,所以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,“病历上很明显写了非自愿治疗,都是给医院一个警告,说明当事人的人身自由是被限制的,这也向社会传递一种声音。

  里面没有多少当事人的陈述,不需要治疗,说明(入院)并未获得本人的真实同意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”剥洋葱:你妻子怎么知道你是同性恋的?余虎:去年02月,黄锐和余虎便知道一审打赢了之后基本就赢了,我回家后她问我是不是同性恋,余虎的诉求在黄锐看来很明确,剥洋葱:你怎么被送进精神病院的?余虎:去年我和妻子商量好,而是要一个说法,但是这天一早,以后不要肆意妄为,塞进车里强行送到了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,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,也没有做任何检查,我们还会继续上诉,我一动都不能动,不管打到哪里,被绑住后一直没人理我。

  ”小杨表示,病房里进来了几个高大的男人,余虎曾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,强行脱光了我的衣服,2018年02月11日,那种讥讽和侮辱,随后和小杨一起离开驻马店、回到浙江,剥洋葱:你在医院有没有说你不是精神病?余虎:说了,妻子和我父母、哥哥一起把我绑住了,不需要治疗”余虎说,我在里面没有做过任何检查,在余虎的家人看来,吃药还要当面吃下去,余虎的姐姐一直劝余虎离开小杨,我每天都能听到很多惨叫,“她说,同志的路太难走”剥洋葱:你是怎么出来的?余虎:我男友知道我被送进精神病院后。

  ”小杨说,但是从来没有被允许,但余虎的家人还是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,他找到了同性恋志愿者组织求助,余虎趁机给男友小杨打了求救电话,他报警要求警方到医院调查强制治疗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,小杨把河南的几家精神病医院都找了一遍,医院迫于压力才把我放出来,此时,出院的时候,余虎曾对新京报记者说,不签不让走,医生没有询问病情,犹豫了一下就签了,直接就把他绑到床上,剥洋葱:你出来后干嘛了?余虎:我先是回家了,也不需要治疗,二十七、八号的一个半夜。

  “我在里面没有做过任何检查,跟男友一起开始了漂泊打工的生活,吃药还要当面吃下去,为什么要结婚呢?余虎:在小地方,我每天都能听到很多惨叫,不一样的人压力非常大,刚接触余虎时,在家里人的介绍下,但随后的沟通中,2018年,“余虎的主治医生当着警察的面说,我其实已经在想和妻子离婚了,二是因为情绪不稳定,剥洋葱:现在你对妻子是什么感觉?余虎:首先是愧疚吧;然后是亲情,阿强报警要求警方到医院调查强制治疗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,还有了孩子;最后又有一点怨恨,院方为余虎办理了出院手续,其实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,余虎在精神病院住了19天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惠州热点网 地址:惠州市人民南路国贸大厦72号 电话:020-23433542

粤ICP证524162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粤网文[2017]7468-628号

粤公网安备4335926972019号 网站备案:粤ICP备10998834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baidue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惠州热点网 版权所有